蛙三岁

周叶//轰出胜大三角//凹凸啥cp我都喜//拖延症晚期开始复健//小可爱们来找我玩呀W

吸一口西装轰总!被太太的MMD苏到炸裂赶紧摸了个鱼非常草率...有时间细化一下!明天把出久小天使补上!

这两天感冒好难受呀QSQ没怎么摸笔觉得又不会画画了哇的一声哭了QSQ

摸个等修修睡觉的楷楷静静心求赶紧好QSQ

【周叶】仙人莫猜(2)

        *有一点私设叶修喜欢吃桂花糕XD.
         * 龟速码字QSQ
         * ooc是我的!依旧短小的一章QSQ
        *半夜发文这个毛病我大概是改不了了_(:з」∠)_


      在拜别了千恩万谢的老妇人之后,周泽楷礼貌的跟救了他们的白衣人道谢。那人也未做推托,拱手一礼之后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周泽楷的视线之中。他自是觉得奇怪,但终归是别人出手救了他和老妇人一命,倒也不再想些什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带好了兜帽,当下也就走了。
       
        当他的身影刚转过这条小巷的拐角,这时本是空无一人的小巷突然缓缓浮现出一道白色的身影,赫然是当时在周泽楷眼中早就走了的叶修。叶修眯了眯眼,看着小孩消失的方向,
       
        :“这...这孩子看着和小周长得有几分相似,可怎生...是白发?”
       
        叶修张开手,手心安安静静的躺着一簇白发。这是他在两人作揖时趁着小孩不注意,偷偷以指为刃从他的发梢削下来了一撮。叶修的脸色严峻下来,一双好看的眉紧紧的蹙在一起,按理说仙君转世轮回自当是天人之相,轮回仙君日夜司管星辰轮回,断不应该是这妖异的白发。
       
        :“不行,这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小周的仙基就不保了。”叶修说完,另一只手伸过去捏起了两根,剩下的反手收进了腰间的布袋中。闭目凝神,手中的银发浮现了淡淡的光华,几个呼吸后就倏的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一声甜美的女声传来,
       
        :“叶修哥!怎么样了?怎么突然给我送了个这东西呀?”
       
        :“没事,我找到小周了,回头等你有空了,帮我去找老关,让他给我分析分析这个啊。不说了,一会人就该跟丢了。”叶修笑着冲天空挥了挥手,他知道沐橙这个丫头肯定能看到,随后便和苏沐橙断了神识。身形紧紧的跟了上去。
       
        “傻子。”天宫里,年轻的女官攥着手中的一簇白发,叹了口气,
       
        “相由心生,叶修哥怎么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让人心生白发的,又不是只有入魔....”说罢,便将这白发随手焚尽,施施然的起身去找关榕飞去了。
       
        迟钝,懒散
       
        这是周泽楷眼里第二个叶修,简而概述就是。
       
        这人不是个傻的吧。
       
        当周泽楷第三次回头看到熟悉的人影在自己身后没多远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时,终于觉得不能再无视下去了。虽然他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如果有恶意早在刚才就可以杀了他,但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说话,身后这人估摸着是要跟着自己回家去了。他扭头,直直的冲着那道身影走了过去,扯了扯装作在看糖葫芦那人的袖子。
       
        :“你为什么跟着我。”
       
        :“跟你回家呀w”
       
        :“....”这不是和不过来问结果没有两样嘛!饶是以周泽楷的性子也忍不住在心里低低的诽谤了一句。
       
        叶修看周泽楷被一记直球噎的小脸通红,他低头,却突然撞进了小孩亮晶晶的眼睛里。叶修突然想到两人在天界时,两人聊天,周泽楷这腼腆的个性也没少被他逗乐。那时的周泽楷,也是这样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一次叶修找周泽楷切磋,两人切磋完之后累的满头大汗靠在树下饮酒,周泽楷贴心的给叶修拿来了他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叶修顺势调笑了对方两句,说以后谁要是做了轮回仙君的夫人那可真的是积了三世修来的福气了。这人每次被他逗完也不恼,看着自己乐的前俯后仰的周泽楷也跟着笑,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王母后花园里的幼鹿一样,带着点清晨的潮气笑着看叶修。叶修险些看迷了眼,老脸一红,当下就赶紧跳起来用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小周,你这种笑对我笑笑就算了,可不敢随意对着人家女官,我怕人家把你们家那本就是踩平了的门槛踩进地里。”
       
        周泽楷闻言嘴角的幅度更大了,他轻轻眨了眨眼,叶修只觉得手心被周泽楷的睫毛挠的发痒,咯咯笑着把手拿了下来。果然这个后辈笑的更加明显,弯着好看的眼睛说,
       
        :“好。”
       
        想到这些,叶修显然心情不错,笑眯眯的把手伸进小孩的兜帽里揉了揉他的脑袋,仿佛是感觉手感不错,又多揉了几下,把周泽楷束好的头发揉散了几缕才作罢。周泽楷也不说话,就抓着眼前人的袖子,脸却越来越红,粉雕玉琢的可爱的紧。周围的人渐渐注意到这里,毕竟一个戴着兜帽的小孩和一个带着斗笠的青年男子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还是十分惹眼的。叶修暗叫一声不好,刚才光顾着回忆了忘记现在还在市中,忙拉着周泽楷一路跑到了河边才停下。
       
        :“...你为什么跟着我”小孩憋了半天,奈何嘴笨也就只重复了这一个问题。
       
        :“说了跟你回家呀w”
       
        :“....骗人。你是谁?”
       
        :“我是神仙呀w”
       
        :“...”周泽楷作势要走。
       
        :“别别别,我真的是神仙!我是来保护你的。”叶修赶紧拉住小孩,但小孩明显一脸你是骗子我要走了你是个傻子好了可以不要说话了的表情让叶修顿时失笑。小周要是当年有怎么好懂的表情也就不用天帝专门给他安排一个副手专门给他传话了。叶修颇为无奈的蹲下来,
       
        :“你看,我如实说了你又不信我。要不这样,我偷偷给你变个法术,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变出来。”
       
        周泽楷回过头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眨眨眼,低着头搓了一会手,这才抬起头看着叶修,小孩的声音还是细细小小的,可却一定也不迟疑,
       
        :"那请你给我一根永远不会断的红线。"
       
        :“...?!你要这东西干嘛?!”
       
        :“我..不知道...我做过一个梦,我不知道是和谁..但我想把这个给他。”周泽楷搓着衣角,难得说了怎么长的句子,整个人紧绷着回答道。
       
        叶修大惊,难道这次周泽楷的堕凡的原因竟然是为了体验人间情爱?吓得他赶紧一口拒绝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概述了这种强扭的瓜不甜的案例,想让小小周打消了这个念头。又给他看了隔空抓鱼和探囊取物,这才好说歹说让周泽楷相信了自己。
       
        :“小孩,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叶修有气无力的靠在树上,把头歪到了周泽楷那边。
       
        小孩抬起头,看着叶修的眼睛,想了想从兜里摸出了一块桂花糕,塞到了叶修手里。
       
        :“周泽楷。”
       
        :“那就没错了,可算是让哥找到你了。”叶修错愕的伸手,看着手心里的桂花糕,感叹了一句造化弄人,旋即笑眯眯的伸手又揉了揉他的头发,顺手把刚才探囊取物得来已经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塞到了周泽楷嘴里。
       
        周泽楷:“....???”
       
        叶修伸了个懒腰,抱起周泽楷踏着夕阳淋在水面的艳艳波光御水而过。风乍起,卷起了两人的衣襟,周泽楷紧紧的抓住叶修的领口不敢往下看,却听抱着他的那人低低的笑声,之后一双温暖的手就附上了他的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可就这鼻翼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茶叶的味道,却让周泽楷莫名的心安下来,这个味道,他觉得他应当是知道的。
       
        等叶修把手拿开,周泽楷吃惊的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口,看着自己家门口大大的【周府】二字,耳畔突然传来一句话
       
        :“好了,带我回家吧,小周。”
       
        周泽楷回头,突如其来的逆光刺得他眼睛发疼,他却固执的睁着眼,像是已经在心里刻画模拟了千千万万遍一样,
       
       :“好。”
       
           


【今年的抽签也是轰君来抽吧!】
【好。】

摸完啦!想尝试新的滤色方法结果没有成功QWQ互换围巾的两个人W把轰总也补上啦!今天的轰出也是小甜饼呢(❁´︶`❁)明天给个刀XD

后面两个做了两个手机壁纸w试了下觉得效果还行就业放上来啦(❁´︶`❁)喜欢的话直接用就好呆久不的(❁´︶`❁)

科三过了真开心!摸个轰出的鱼XD给对方带上自己颜色的围巾peroXDD轰出都是糖糖糖XD

【轰君的围巾,很暖和呢。】

条漫比单张要难QAQ我画条漫实在是太丑了(´;ω;`)。。。老老实实画单张去吧(´;ω;`) @Kami神辞.
画的她们俩楷楷和修修终于见面了!老伴等我再练练给你画可爱点唔唔唔(´;ω;`)不好意思打单人tag了就不打了!

偷偷图透一个楷楷(❁´︶`❁),人设是 @Kami神辞. 老伴家的!每天一吸楷,活到九十九【躺平

【周叶】仙人莫猜

*周叶大型古风玄幻偶像剧【你等等不是
*虽然前面已经发了两个脑洞了,但我umm脑洞是无限的呀!所以选择先写这个了!主要是最近听歌脑子里都是古风的楷楷实在是手痒!
*OOC是我的,没啥问题了就往下吧W



   
       
        潭州,秋,清晨。
        城外泛起了薄雾,茶馆旁边的小道上冷冷清清的,除了几声店小二的哈欠声,其余的便在也是听不到了。
        :“小二小二,给我上杯茶水。”
        店小二抬头,只见外边风尘仆仆的走进来一人。身着白衣,头上带了个竹斗笠看不清面相,懒懒散散的也不擦凳子就径直趴下了。小二看着好奇,除了他们这些开店的哪有什么人会起如此早的要进城。正欲凑过去多看几眼,那人却像头顶长了眼睛一般,突然抬头,不咸不淡的看了小二一眼,吓得小二手一抖险些将拿来的茶壶打了去。再也不敢多说,颤巍巍的添了茶一溜烟跑去别桌打扫去了。
        叶修很头疼,非常头疼。
        自从他领命下界寻找投胎转世的轮回仙君开始,已经度过了三个寒暑。竟是没有半点线索,逼不得已叶修也只能动用人脉问了问自己在徽草道观的旧友王道长,赖着他给自己算了一卦才模模糊糊得知仙君转世大抵是在潭州,这才算是有个头绪,急急忙忙便过来了。
        倒说这轮回仙君也是奇怪,仙君凡名姓周名泽楷。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读书人,祖上也没有修仙的一脉,可谓是没有半点灵基。偏偏到了他这一代,执拗的非要去修仙,说自己做了一场梦要去天上寻,问是寻谁,他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论是谁也劝不住。气的他们家老爷子差点将他赶了出去,后来家里侧室又添了一个弟弟,父子二人的关系这才稍稍缓和了一点。虽说周父是对其还是不闻不问,但总归是两个人能勉勉强强一起坐下来吃杯茶。
        这厢周泽楷性子淡薄,没人管着正好可以心无旁骛的修仙。索性在及冠之际就同家人道别,带了些干粮和两件衣裳卷了个小包袱便去云游四方上山求仙求道去了。周泽楷虽一心求道,但奈何祖上没有仙基,三年过去了,个头长了不少,衬得本就是相貌十分出众的他更是君子之相,仪表堂堂。引得别的道院的小姑娘天天在道院旁边转悠,想借着早上晨起偷偷的瞄上一眼。可这修为偏偏就是没有寸进,同道观的仙友无不惋惜,可惜了这么一张仙风道骨的皮囊。周泽楷也不恼,依旧是每天准时起来打坐,扫地,修炼,仿佛永远也不会厌烦。终于,在第五年,周泽楷误入山林,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一处集天地灵气的洞天福地,得了一番造化。整整消失了一年,等大家再见到他时,周泽楷已经位列仙班,名号轮回,取无尽无穷之意。之后同道友和家人告别后飞升而去。
        到了天界,周泽楷被任命掌管星宿参商之职,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难得清静,他也便欣然领命了。轮回阁在天界以北,除了些讨清闲的老官愿意在这边呆着其他仙君几乎很少走这边经过。但周泽楷长的俊俏,成仙后更是显得仙风道骨,对人处事不骄不躁人缘自是不差,自从轮回阁搬到了这边之后,这片地界也就慢慢热闹起来了。先不说年轻仙君们往来频繁,光是些女官就要把这轮回阁门前生生踩出一条路来。
        周泽楷给叶修的印象挺好的,叶修有一次在百花仙君的花园里偷偷玩火,不小心把百花仙君辛辛苦苦种的花一把火全都给烧了,百花仙君知道后一路把叶修从南天门追到了天界北边。叶修看下面有座宅衹,慌不择路的就飞进了周泽楷的家里。他紧紧的拉着这位新来的仙君,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别暴露自己的位置,在心里暗搓搓的感叹了一句女官诚不欺我。周泽楷为人也是仗义,当下便点点头应允了下来。待百花仙君追来盘问叶修的去处,愣是将沉默寡言的性子发挥到了极致,不管仙君怎么问,都是沉默着摇头。气的百花仙君反手就用花把轮回阁给淹了,这才作罢。叶修出来好生夸了夸这可靠的后辈,两人花了3天才将轮回阁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净。
        经过这件事之后,叶修和周泽楷也算是成了仙友,经常聚在一起切磋云游。可谁知一次周泽楷邀叶修前往楼台月赏月,叶修误把酒当水饮下,朦朦胧胧一夜过去,第二天醒来后就被传唤到了大殿,这才得知轮回仙君不慎从楼台月跌下凡重新转世投胎了。仙帝本是打算派人直接去将周泽楷接上天来,但旁边的宿命仙君掐指一算,说轮回仙君四劫未过便得机缘巧合飞升成仙,这番下界便是他注定的劫数,仙帝一听也只得作罢。而最后和周泽楷呆在一起的叶修就顺理成章的被派下界来,奉命找到轮回仙君的转世,护其平安,待其四劫皆过将之引渡上天。
        以上就是叶修对周泽楷全部的印象了,叶修拿起杯子,
        :“这小周,好好走路怎么会从楼台月掉下去...真会给哥找事,等你回来我非要去把你们轮回阁的仓库统统搬空..”说罢又气又好笑的一饮而尽。小坐了一会等城门一开,就从袖袍中摸出了几枚铜钱放在桌子上,无声无息的走了。
        潭州虽说在西南之界,但是是连接外壤与国内唯一的通道,所以也算是个大地方。叶修进来之后绕了没多久就被这里的叫卖声和吆喝声叫冲昏了头脑,稀里糊涂的顺着人流竟走进了一处死胡同。望着前面的石墙,叶修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这里又不能随意用法术直接穿过去,万一那边有人看见还要给那人费力消除记忆,倒不如直接自己照着原路退回去。
        “我这应该是让大眼儿再给我算准确点具体在哪...”
        叶修嘟囔着正欲转身,忽然听到对面传来了些许声音和妇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喂,姓周的!这次你可跑不掉了吧!上次看在你爹的份上没跟你计较,这次又给老子捣乱!”
        :“对!快给我们老大闪开!把你身后的女人和包袱给我们!不然我就带着你一起打!”
        叶修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姓周?虽说这姓周的有千千万,但大眼都说小周的转世在这里,万一偏偏就是这个呢?而且好像还有一个妇人?这时又一声传来,
        :“你还瞪老子??怎么?不服气?!给我打!”
        :“住手!”叶修来不及多想,心念一动便是直接穿到了墙对面,一手把身后的小孩和妇人护了个严实,另一只手握着千机伞向前指着,眼睛冷冷的扫了过去,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样子。之间对面站着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和几个家丁模样的人,几个家丁明显对突然出现的叶修吓得不轻,却碍于自己主子在这不能后退。那壮汉狠狠的啐一口,
        :“娘的,怎么今天一个二个的都过来坏你爷爷我的好事,给我!”
        壮汉的瞳孔骤然放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洞穿自己胸口的长矛。
        :“为富不仁,当斩。”叶修淡漠的收回长矛,顷刻间甩矛为伞重新背到背上。扫了一眼已经吓得失去行动能力的家丁,扭过头去看身后的小孩。
        冷静,强大。
        这是映在周泽楷眼中的叶修。

放在一起啦!觉得放在一起的话和谐一点XD轰出真是太好吃了【升天